conew_1.jpg
conew_2.jpg
conew_3.jpg
conew_4.jpg
conew_5.jpg
conew_6.jpg

故事: 估客外出三年, 回家遇野狗拦路, 飞身一脚竟牵出内助丑事

发布日期:2022-03-07 14:00    点击次数:188

故事: 估客外出三年, 回家遇野狗拦路, 飞身一脚竟牵出内助丑事

清朝乾隆年间,江宁县大合村有一放牛郎名叫柳阳,父母双亡靠放牛为生。其后,他过腻了苦日子,遂卖牛赶奔江宁县,寻思谋个生路。

别看柳阳念书未几,头脑防备得很。他见女子颇多,便贩卖些不值钱的首饰,哪知交易越做越大,短短三年竟有了铺子。

城中崛起这样一号人物,当然引起不少人正式,其中就包括珠宝商陈富豪。此人从商多年,早已练成一对洞察秋毫。仅和柳阳交谈几次,便断定他是人才,于是找人前往说媒,但愿将风韵玉立念佳嫁给他,两家结为秦晋之好,沿路经商。

柳阳心想,我方也到了娶妻生子年事,再看那念佳,姿色绝美形体唯妙,且文房四艺样样忽闪,与其成婚实属高攀,遂承诺亲事。

半月后二人娶妻,开赴点还好,夫妇讲理恩爱有加。日子一久,问题随之而来。念佳素来爱念书,平日净吟些诗词歌赋,无奈柳阳粗人一个,只会经商不懂风花雪月。

因此,念佳瞧不上丈夫。倒是柳阳一心一意待内助。他哪知,二人早已貌合心离。

时逢珠宝交易难做,陈家交易一天不如一天,陈富豪邑邑寡欢,终卧床不起。念佳见爹病倒,整日以泪洗面,求丈夫想想方针。

柳阳思来想去道:“妻啊,如今交易难做,需另谋出息,近日我听至好谈起,江南交易可以,不如我跟着沿路去,碰碰气运。”念佳道:“惟有如斯。”

临行前,柳阳满眼流出不舍之情,他拿出一块玉佩赠予内助,说道:“此乃我传家之物,虽不值钱却代表我一派心,若妻想我时,便望望玉佩。”念佳哭着点头贴身收好。

柳阳擦干眼泪, 色婷婷综合激情中文在线策马扬鞭不一会便跑没影了,望着丈夫背影,念佳轻擦干眼泪,掏出玉佩松弛丢在一处。

且说回柳阳,自从下江南后,他一心经商竟日奔跑劳碌,走坏了遍及双鞋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让他找对路途,赚得盆满钵满。三年来,柳阳怕苦了内助和岳父,没少往家里寄钱,任谁见了都忍不住赞叹。

这日,一世意场的至好与柳阳饮酒,酒过三巡,至好道:“老兄,你果真绝世好须眉,想必嫂子亦然好人。”柳阳忸捏一笑。至好忽然话锋一行,叹气道:“唉,不像我家那口子,早年我外出经商,她竟背着我和他人跑了,你说气人不!”柳阳嘴上深表悯恻,心里却泛起海潮,暗道:“念佳不会这样对我吧。”

随后几天,柳阳一直心不在焉,国产AV网站嫖妓网站至好笑问是否为那日说到他心坎儿里了。柳阳点头道:“可以,不如我先回家望望,等一切安好再归来。”说罢,他忙往家赶。

一齐舟车艰巨,柳阳困窘不胜,好扼制易来到城郊,却被一条野狗拦住去路。它凶恶盯着柳阳,正戮力嘶吼。柳阳怒弗成遏道:“刚归来就遇见恶犬,真倒霉。”他飞身一脚踹在狗身上,只听“嗷”惨叫一声,野狗慌忙逃逸,嘴里的东西滚落地上。

柳阳捡起一看大惊比美,暗道:“这不是我那传家玉佩么?又怎会在狗嘴里?想必此事定有蹊跷。”他收好玉佩,一齐朝家赶去。

未几时他回到家,念佳先是一愣,随后放声哀泣道:“你为何才归来,爹升天了。”闻听此话,柳阳眼泪夺眶而出,颤声道:“快带我见岳父。”

夫妇俩直奔内堂,正中央显豁立着陈富豪牌位。柳阳撩衣跪倒,为白叟家上了三炷香,又拜了拜。他问道:“爹何时走的?”念佳道:“有一年多了。”柳阳略带歉意拉着内助的手道:“难为你了。”

夜晚,夫妇俩相拥而眠,柳阳仍想着玉佩的事,问道:“我的妻,三年前我送你那玉佩,当今那处?”念佳支敷衍吾,好一会才说道:“自打爹升天后,我表情一直欠安,竟健忘那玉佩放在哪,待找到再还你。”柳阳不再话语,回身睡去。

一连两天,夫妇俩如正常那样生涯,直到第三日下昼,念佳以买菜为由出了家门,柳阳尾随其后一洽商竟。

只见念佳到集市上转悠几圈,随后拐进一巷子,轻敲户人家的门,开门的竟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,二人一碰头就极为亲昵。

进屋后,书生道:“几日未见,想煞我也。”念佳急道:“我冒险找你是有要事,你可还铭刻,一年前我赠与你的玉佩?”书生摸摸腰带高歌不妙,嘉赞是前些日子出城,失慎掉到城郊了。

见念佳浮躁不已,书生劝慰道:“娘子莫急,纵使找遍城郊我也会寻来。”

就在这时,柳阳顿然排闼进去,举着块玉佩道:“掉的关联词这块?我捡来还你。”书生笑道:“恰是恰是,多谢老迈。”他转头一看念佳,她已吓得魂飞太空,眨眼间跪倒求丈夫包涵。

柳阳冷冷道:“你们何时运转的?”念佳思来想去,决定直露实情。

蓝本一年多前陈富豪升天,书生来奔丧,念佳见其下笔成章,遂一见属意,此后二人便在沿路。她为抒发爱意,还将丈夫送的玉佩赠予书生。哪成想他外出,不贯注遗落城郊,竟被条野狗衔去,正巧柳阳回家,踹走野狗捡到玉佩,这才牵出内助丑事。

得知实情,柳阳不再多言,碍于岳父对我方有恩,只将内助休掉未告上衙门。念佳离开家后,本想和书生在沿路,哪知他乃贪钱之辈,见没利可图,又掉头与他人恩爱。

一年后,念佳凉了半截自裁而亡,书生也因调戏了某员外内助,被活活打死。柳阳则另娶新妻,生涯绝顶幸福。